環遊世界蘋果派﹣自已做出來的生活

孩子生病了,在家休息,三餐都得在家料理。他說想吃粥,是香港那種味道的粥。沒錯,我吃過最美味的粥是在香港梅窩,好朋友慧沁做的,比起在臺灣吃的廣東粥,味道和口感都好上許多,後來還跟她討教了做法。那是跟阿嬤做的臺灣鹹粥極不相同的味道,我覺得最大差別在於胡椒粉的味道。家裡備有一罐長輩自已做的胡椒粉,味道好極了,加在熱熱的食物上都美味。今天中午恰巧看到胡椒粉的新聞,孩子慶幸的說:「還好我們有自已做的!」

就像《環遊世界做蘋果派》說:「做蘋果派其實很簡單,首先,到市場買所有的材料,混合在一起,放進烤箱烤。」不過要是遇到市場關門了,那就「到義大利的鄉下找一座農場,採一些磨麵粉用的上好麥子」,「再想辦法到斯里蘭卡找世界上最好的肉桂粉」,「緊接著搭個便車到英國去,跟母牛借一兩杯牛奶」……等到環遊世界收齊材料完畢後,就趕快回家,「把麥子磨成麵粉,把肉桂樹皮搗成肉桂粉……」就可以做成蘋果派了!

這麼耗費工時和人力的派,吃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食物可以如此慢工細活,那生活中的更多物件呢?繪本《什麼!》當中,奶奶叫派克上床睡覺,「可是,奶奶,我沒有床!」於是奶奶跑到院子,砍下其中一棵樹,自已做床;有了床,「可是,奶奶,我沒有枕頭!」於是奶奶跑到雞舍,弄了一袋雞毛出來……一連串的睡前準備,都展現了奶奶超強手做能力,直到一切都就緒了!

可以自已動手做食物、打理生活,是一種生活方式。但是在城市裡,連樹都顯得珍貴的空間裡,其實用錢幾乎就能換到需要和想要的一切東西。也因為剩下買賣,物件和食物背後的點點滴滴,消費者終究難以得知!若想知道更多,我們究竟還能有什麼方法?

尤其是會與身體產生密切關係的,像是穿的鞋、送洗的衣服、吃的食物、睡的床單……等等,我們可以不要再只是期待一天一爆料嗎?

廣告

如果你想看鯨魚﹣反動物表演

最近幾位臉友的牆上都是出海的照片,沒辦法跟著去,看照片,也能止渴!去拜訪鯨豚的家,得有耐心,還得忘記自已是個人!因為,人在陸地上幾乎是把所有想做的、能做的,都做了,因此人忍不住會覺得自已是厲害的萬物之神!沒分別心的上了船,以為一到了定點鯨豚就會自動送到眼前,等到經驗過了才知道﹣﹣等待才是最好的方法。

《如果你想看鯨魚》裡寫道:「如果你想看鯨魚,就要用兩隻眼睛盯著大海。還要等待……還要等待……還要等待……」

很多人不明白這個道理,以為是開船的船長經驗不夠好所以才找不到鯨豚,我還聽過有人說:「把鯨豚都圍在一個圈圈兒裡,你們派船長顧著,等我們來了,不就什麼都看到了嗎?」

30多年前想必是為了滿足人類愛著鯨豚的心情,於是有聰明的商人,以研究教學的名義,幫忙把鯨豚都抓了起來,讓更多想看海豚跳圈圈的、海獅握握手這些把戲的人們,一次滿足。我小的時候,可能也看過。

長大後聽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朋友說,野外的海豚不會跳圈圈,海獅也不會握握手,這些都是為了滿足娛樂效果不斷訓練的成果。而牠們在訓練的過程中是如何的被對待(虐待),我們雖然看不到,但幾乎可以想像。

《麥先生的帽子魔術》書裡,有隻大熊竟然能縮進魔術師的帽子裡,而那原本是小兔子的專屬本領呢!魔術師麥羅不明白熊是怎麼做到的,熊只說:「簡單,你只要假裝你的骨頭是橡膠作的。這個秘密是我從一隻兔子學來的。」於是熊和魔術師麥羅成了舞台上的最佳搭檔,直到熊「經過跳進跳出七百六十二頂帽子之後,累壞了。」需要繼續上台表演的魔術師羅該怎麼辦呢?我們家的孩子說:「就把熊放回森林裡去啊,為什麼熊要一直表演,賺來的錢又不是熊的!」

我贊成,我希望魔術師麥羅也這麼做!於是我想起海洋公園裡的海豚和海獅,牠們肯定也累壞了,在我們看不見的時候,住在一點都不像家的地方,吃著用辛苦跳圈和拍手才能換來的小魚。

而如果你想念鯨豚和大熊,別忘了,你得在牠們該住的地方,等待著。

獅子的新家﹣好好吃飯的一個家

用Mary berry 的食譜做的杯子蛋糕、用工程師食譜做的黑糖核桃餅乾。下雨天,實在是在家做料理的好時間。其實還有烤雞和洋蔥湯⋯⋯滿桌子是全家人一起做的食物。

自己做複雜食物的好處是可以好好認識每一種材料—-奶油、麵粉、黑糖、蜂蜜、牛奶⋯⋯細細的看著,先做濕料,再加入乾料,混在一起放進烤箱後的變化,也很令人期待,孩子們只好一直站在烤箱前ㄧ下聞、ㄧ下看,巴不得立刻開動。

繪本《草莓》裏細細描述草莓的模樣、開花的聲音、蜜蜂來訪的樣子,把草莓的每一分鐘都寫的、畫的美極了!這本書初看時我只覺新奇,直到走進草莓園採摘草莓,再回家做成點心之後,書裡的每一個頁面之於做點心的步驟,像極了二重唱,好聽的合唱曲,讓那一天做的草莓點心美味的無法細數。就是因為有這些記憶,小狗哥哥總喜歡說:「我長大後也可以回花蓮種田!我也要自己做飯,我不要只吃別人幫我準備的食物,所以媽媽妳要把食譜都留給我呦!如果可以我還想蓋自己的能源屋⋯⋯」

繪本《獅子的新家》裏的房子雖然不是間能源屋,但是森林裏多數的動物為了ㄧ圓對於房子理想狀況的夢想,紛紛要求猴子師傅讓大家都動手蓋,但是這樣的房子是獅子想要的嗎?來不及阻擋動物們的猴子該如何是好?

好好吃飯,在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理當是最基本的人權,而這也應該不僅是小狗哥哥的夢想吧!只是什麼時候這兩個最基本的人權要求,也可以是人人都能享有的正常生活?

樹上有老虎﹣要來找把水泥舖滿地的人了!

我每天都會從更生日報的網站上,看看東部的生活大小事,那天還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站在縣府前的地球公民基金會的朋友們,針對傅國王的花東開發案子,提出不同的聲音。三年級的哥哥問我:「為什麼跟中岳叔叔站在一起的人這麼少?難道大家都很喜歡縣長想要蓋的纜車、賽車場嗎?我覺得本來的花蓮就很美了,那才是大家要去花蓮的原因吧!」

《樹上有老虎?》講述的是渡河過岸的老虎雖然已經爬上了樹,但仍然嚇到了村子裡的人們,人們決定先困住牠。但是,接下去該怎麼辦呢?放牠走還是把牠抓起來變成食物?老虎本來也是草原上的一份子,之於人類,雖然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不代表人類的刀箭可以肆意的傷害牠。草原上也因為有牠,才更豐富,不是嗎?可以改變的理該不是老虎的生命狀態,而是人類的態度﹣﹣這本書像是提醒我們,要開始轉變對於自然事物的態度和認知。

差不多的時間又看到一則新聞,說是從台北去台東的遊客抱怨產業道路太狹窄,感覺很危險,希望縣政府拓寛道路。這讓我想起《好餓好餓的魚》這本書。書裡,大魚不停的吃小紅魚、小章魚和會發光的黄魚。一直吃一直吃,直到肚子都快撐破了~大魚該如何是好?

想去花東旅行的人們啊,你們不就是因為想要去感受你們口中的「慢活」和「悠閒」嗎?把往山上走去的路用水泥舖滿了,讓你的車快快快快……衝上去,這樣的旅行其實不用來花東,你只要繼續留在你生活的水泥城市裡就好了。不然這些在意產業道路太狹窄的人,其實就像書裡好餓好餓的魚一樣,等你真的有一條又大又寛的山路可以開的時候,請相信我,也是你不會想再去花東的時候,因為你原本想去看的山景都將被水泥所取代。

怪傑佐羅力遇上了大海的朋友

怪傑佐羅力,是近幾年來很受孩子歡迎的書,除了它很像漫畫的樣子之外,書裡的主角人物逗趣的行為和話語,很能讓孩子處在「reading for fun」的感受裡,於是許多不愛閱讀的孩子就也開始走進圖書館了。

最近,認識了一位孩子,他週末都會到外面閒晃,隔代教養的他,老人家已經無力照顧他更多,於是只好拜託老師幫忙管教!小狗哥哥說:「可以找好玩的事情讓他週末在家有事做!」於是在徵得老師的同意下,我們在週五放學時間拿了幾本佐羅力給他,希望他週末在家試著把書讀完;還告訴他:「如果你喜歡,我們再拿其他的佐羅力。」週一上學時,他把書還了回來,還說:「太好看了,我還要再看。」然後還一直說他還想要看別的佐羅力~

佐羅力不是我自已特別喜歡的閱讀選項,家裡的佐羅力也只有幾本。但是我們家兩隻小怪獸都很喜歡,尤其是在週末的早餐時間後,一直看一直笑。曾經我問過他們:「佐羅力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哥哥竟然很認真的回答:「佐羅力就是一直在解決問題呀,他其實沒有在亂搞,而且佐羅力的笑點可以看很多次,都還是覺得很有道理!」不認識字的弟弟則是著迷在佐羅力書頁前後左右中的小遊戲裡,那是他覺得佐羅力是好書的原因!

我知道有些成人不喜歡佐羅力,理由不一,但我自已其實從一剛開始也是不支持、不理解,到現在我則是一位能夠欣賞書裡無厘頭橋段的成人讀者了,所以我也才會把佐羅力借給那位週末不回家的孩子,希望佐羅力能讓他待在家裡的時間快樂一點!

我問自已:「是不是我們家同時也有不同的閱讀素材,像是繪本和小說,所以我也讓孩子讀佐羅力?」又或者「家裡(班上)若有根本不愛閱讀的孩子,真的適合一開始就給他們讀佐羅力這一類的書?」

日本作者「原裕」在創作佐羅力時,不知道心中是不是有一個典型人物作為參考?但我發現書裡解謎的方法似乎都來自佐羅力長期以來自我肯定的力量,因為他始終相信沒有難不倒的問題。雖然他也有看似自私、貪心的小毛病,但卻都在故事情節中化身成為恰巧幫助了別人的工具。而佐羅力也因為如此,個性變得更加可愛。

所以下次再有人問我,關於佐羅力究竟是不是一套適合讓孩子看的書時,我會用小狗哥哥的話回答他:「佐羅力就只是書架上的一本書嘛!我當然喜歡看。我每天要看什麼也不是規劃好的,就是看我當天早上醒來的心情嘛。不然我怎麼也會那麼喜歡《大海的朋友》呢?鯨魚和海豚的故事,我已經看3遍了耶!」

孩子喜歡的書,只要願意,大人們也能夠跟著悠遊其中呀!

我們只是暫居於此


觀看這集有話好說,中岳最後的結論說得很清楚:「在觀光重點發展的地區,不做觀光產業的人,其生活品質和貧富差距,是縣政府該直接面對的!」賺了強國人的錢,卻苦了花蓮在地人的生活品質,這不是傅國王的腦袋可以事先想到的﹣﹣但沒關係,至少現在問題發生了,可以趕快解決!

花蓮若有其吸引人之處,壯闊山景和藍天大海,肯定是最重要的原因。既是如此,過度的觀光發展就會需求到更多的開發,有了開發山林就不保了。繪本《大木棉樹﹣亞馬遜雨林的故事》裡,拿著斧頭走進雨林,用力的砍樹,全然不覺身邊的蟲鳴鳥叫。後來他累了,躺著就地睡著了。然後所有的動物就在他睡著的時候,分別到他耳邊說話。像是巨嘴鳥說:「不要砍這棵樹!我們從雨林上空,見過砍樹的後果:許多人搬來定居,放火燒掉灌木,雨林很快就消失。原本充滿生命又美麗的地方,將成為焦黑的廢墟。」

傅國王和他身邊的大臣啊,你們現在所以為的利益,其實是拿自然美景去換來的,但你們並不是這片山水的主人啊~沒有人是,我們只是恰巧生在這裡!

至於為什麼這些看起來的荒謬政策可以在花蓮一直順利運轉?為什麼傅國王可以安穩的坐在寶座上?為什麼他還被雜誌評為五星縣長?其實我身邊很多人都不喜歡現在的花蓮,其中也有很多是從小在花蓮長大的在地人。但是因為太熟悉、也太習慣了,所以可能就少了動力去「戳」一下現在的花蓮。

那只能寄望於未來?只能希望我們的孩子讓花蓮不一樣嗎?別忘了國王下任後還有皇后會出來「參選」,好繼續子民對國王的愛戴。我們曾經以為可以用書帶領孩子看到另外一個世界﹣﹣一個或許不在眼前,但人人都想要去到的世界!可能很遠,也可能很近,關鍵是你願意去想像和去相信。

但我覺得那會來不及,只會讓眼前的國王更加為所欲為。不如我們就把自已變成孩子吧,看想說的、覺得疑問的、感受不好的事,都說出來吧!
繪本《If Kids Ran the World》裡有一段話:
If kids ran the world, would these things be possible?
Yes, we think so.
Because kids know that everyone can learn to share.
Kids know how to try to do their very best.
And kids know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world isn’t money, or being king or queen, or pushing other people around.
It’s love:giving it, sharing it, showing it.
(一直生氣傅國王,害我好想立馬奔回花蓮再把書店開門,用知識的力量和傅國王對抗……..)

《給我咬一口》部落格巡迴閱讀

為孩子創作的繪本

如果我跟你說:「有一對夫妻,一直在創作繪本,不為了出版,也不為了討好什麼讀者!」
你會不會覺得他們很奇怪?

如果我再跟你說:「這一對夫妻的繪本,普受讀者的喜愛,在小朋友們的心中漸有一席之地,當然就算他們沒有孩子也仍是擅長為孩子創作的作者。」
你會不會想問他們:「不生小孩,也可以寫書給小孩?」

以上問題,其實是許多讀者對於黄郁欽和陶樂蒂的疑問之一。

但我喜歡陶樂蒂對於孩子的觀點。她說:「孩子的樣貌,很多元。不生孩子,不代表我們不認識孩子。我們看著身邊朋友的孩子、看著讀我們作品的孩子,然後用廣義的愛去認識他們!而我們也自許,在這個情況下能夠以更客觀的角度欣賞孩子的不同樣貌!」

至於出版,黄郁欽則認為:「我是生活簡單的作者,但我自認是個溫暖的人,因此生活中我經常在聽、在看各種有趣的線索,而如何把這些生活的感受變成故事,對我來說,其實是個有趣的過程,就算辛苦,我們都覺得很值得!」

繼續閱讀